《雄狮少年》迎来正式公映 “少年宇宙”能否改命华录百纳?
2021-12-18 20:13:37 沫小朵
摘要: 原标题:《雄狮少年》迎来正式公映 少年宇宙能否改命华录百纳? 高口碑国产动画电影《雄狮少年》在昨日迎来了正式公映。 由于前期口碑发酵速度缓慢

  原标题:《雄狮少年》迎来正式公映 “少年宇宙”能否改命华录百纳? 

  高口碑国产动画电影《雄狮少年》在昨日迎来了正式公映。

  由于前期口碑发酵速度缓慢以及“辱华”争议事件的波及,该片在上映首日表现平平,难敌《误杀2》的压倒性攻势。截至目前,该片累计票房达2200万+。

  不过无论最终《雄狮少年》能否走出长线,对于影片出品方北京精彩以及幕后的华录百纳而言,这场“首秀”似乎已经提前告捷。

  一周多以前,凭借点映阶段的超高口碑反馈,各机构普遍看好《雄狮少年》走势,票房预期在短期内飙升数倍。受此影响,影片出品方控股公司华录百纳在上周一度出现20cm涨停,在一周时间内股价大涨。

  来到这周后,尽管电影票房预期下调对华录股价造成了一定冲击,但仍维持在较高位。截至本周五收盘,华录百纳股价已经从12月6日的4.97元每股上涨至7.22元每股,涨幅累计超过45%。

  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从前极少在电影领域现身的老牌影视公司,或将成为《雄狮少年》及未来“少年宇宙”的最大受益方。

  几年前才从阵痛期中重启艰难转型的华录百纳,能够就此改命吗?

  谁是华录百纳?

  华录百纳成立于2002年,它不仅是行业内为数不多具备央企背景的影视公司,也是 以央企背景登陆A股的影视传媒公司。

  自成立以来,剧集业务一直是华录百纳的核心业务,像《媳妇的美好时代》《王贵与安娜》《汉武大帝》《双面胶》等大热国民剧集,均出自这家公司之手。

  不过,上市带给这家公司的,却是一场财务过山车。2014年,在华录百纳正式登陆创业板后,公司宣布以25亿高价全资收购综艺制作公司蓝色火焰。同时宣布不再专注剧集制作,更改为电视剧+综艺+体育三大版块构成的业务结构。

  被高溢价收购的蓝色火焰起初业绩还算亮眼,在2014至2016年三年对赌期间,完成了7.64亿元的净利,为华录百纳贡献了超过8成的利润占比。期间成功打造了《跨界歌王》《旋风孝子》等多档优质综艺节目。

  同时,华录百纳开始大力布局体育版块,成立华录体育打造体育版权、体育产业类项目合作。

  然而风口来得快走得更快。2017年,随着限韩令生效以及综艺市场、体育版权市场大降温等行业变动,华录百纳两大新业务版块遭遇巨大冲击,曾作为盈利主力贡献的蓝色火焰业绩持续低迷。

  而由于业务重心的偏离,在这期间长期优势的剧集业务也未能再继续制造新的精品,该年华录百纳推出的《秦时丽人明月心》《深夜食堂》两部新剧先后陷入口碑危机。这一年间,华录百纳营收、净利分别下滑多达20.19%、29.43%,市值也出现了大幅缩水。

  一年间的业绩巨大落差,让华录百纳深陷困局一度濒临易主,但好在转机很快到来。

  2018年初,随着华录百纳前股东华录文化的股权受让离场,美的创始人之子何剑锋的盈峰集团及普罗非投资入局,其中盈锋集团凭借先后5次增持,以33.77%持股成为华录百纳新的实际控股方。目前,华录百纳的现任董事长为盈峰系方刚。

  老树发新芽

  在华录百纳开启混改加入盈峰系之后,该公司迅速剥离综艺、体育业务,在重新聚焦传统优势业务剧集制作之余,也开始以人才绑定策略开始向动漫、电影业务领域伸出新的触角。

  根据公司公开资料,目前华录百纳的主要业务结构为剧集、营销、电影、动漫四大板块。营收方面,以2020年为例,在行业面临疫情黑天鹅之际,去年华录百纳实现营业总收入2.84亿元,同比下降53.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亿元,较前一年同比下降仅1.31%。

  (图源:华录百纳2020年报)

  财报显示,华录百纳2020年的收入主要来自影视剧首轮、多轮发行以及媒介资源的硬广项目投放。收入前五位的作品分别为电视剧《爱的厘米》《青青子衿》《亲爱的,你在哪里》《黑色灯塔》以及子公司东方美之影业联合出品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来到今年后,伴随《暗恋橘生淮南》《八零九零》《上阳赋》等剧集项目顺利播出,报告期内公司前期储备剧集项目陆续达到收入确认时点,华录百纳复苏趋势显著,整体业绩表现继续向好。

  根据2021年三季报,华录百纳前三季度营收达5.36亿元,同比暴增627.92%,净利5940.43万元,同比增加69.26%。

  总体来看,易主盈峰后的华录百纳布局有了两个新特点。

  第一是在剧集传统业务方面保持优势,一方面保证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另一方面也开始积极同互联网平台打通渠道,如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连续十二个月内与芒果TV签订3.21亿元的影视剧版权售卖合同、影视剧 联合开发合同。

  第二是针对电影、动漫两个新业务板块大举布局人才。

  在动漫方面,华录百纳曾在2月2日宣布将以1.8亿收购光云动漫,不过在日前已经终止此次收购。

  电影方面动作则更加频繁,华录百纳曾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电影是公司未来两年重点发力板块。

  2020年8月,华录百纳与知名电影发行、宣传团队合作设立控股子公司东方美之影业。根据猫眼专业版信息,目前该公司已参与《感动她77次》《八月未央》《与我跳舞》《我和我的家乡》四部影片的联合出品、联合发行等工作。

  同年该公司增资入股北京精彩,宣称将共同开发、投资多个优质项目,华录百纳同时拟获取部分项目的投资权利。今年10月底,通过再度增持5%股权,华录百纳已完成对北京精彩的控股。

  截止目前,北京精彩参与出品的《沐浴之王》《你好,李焕英》《有一点动心》《我们是第一书记》四部影片均已上映,而由其主出品的首部新片《雄狮少年》也在本周五迎来了首映。

  雄狮开路,华录“觉醒”?

  毫无疑问,一心做电影的华录百纳对北京精彩这家公司寄予了厚望。

  在上映前一个月增资增资控股出品方,已经足以体现华录百纳对《雄狮少年》市场前景的充分信心。

  而其出品方北京精彩也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押注对象。该公司法人张苗,正是北京文化电影部门的核心主创,近年来曾参与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多部爆款电影的运作。去年,由于北京文化高层内斗事件愈演愈烈,张苗携电影团队及一批新项目出走自立门户,成立了如今的北京精彩。以《雄狮少年》为代表的“中国少年宇宙”,正在其列。

  但北京精彩与华录百纳能够从这部影片中受益多少,却仍然是个未知数。

  眼下,《雄狮少年》虽然在市场上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反馈,但鉴于影片在点映阶段口碑发酵速度过缓,口碑并未顺利转化为市场热度,最终票房体量必定会低于此前预期。在票房收益层面,能够为北京精彩和华录百纳带来的可能会很有限。

  好的一面是。短期来看,依靠良好的前期口碑基础,无论《雄狮少年》能否成为贺岁档爆款黑马,北京精彩在行业内部及资本圈内已经赚得足够目光。随着“中国少年宇宙”后续作品《铸剑少年》《逐日少年》的相继启动,将对北京精彩以及其控股公司华录百纳的电影业务布局带来持续利好。

  只是,华录百纳能否就此立足电影领域却还需要继续观望。从近两年华录百纳业务情况来看,尽管在动漫、电影业务板块动作频繁,但相对剧集传统优势业务,新业务领域进展还不算明显。

  以电影板块为例,由于开启业务时间较晚,目前华录百纳基本都以联合出品、联合发行的形式参与其中,布局还不够深入上游。电影板块的营收情况也距离主力业务存在一定距离。

  (图源:华录百纳2020年报)

  项目开发方面。根据华录百纳2020年报,拍摄计划中有14部电影项目,除一部联合发行、一部联合出品的影片以外,其余12部项目均为北京精彩储备新片。

  现在,几乎以一举之力撑起华录百纳大半个电影板块的北京精彩,有望凭借首部主出品项目《雄狮少年》的高口碑为公司后续布局打下坚实基础。但接下来北京精彩的项目还能否带来更大的票房势能,以及华录百纳的后续电影业务布局进展,才是华录百纳靠电影“改命”的决定性因素。

投稿:lukejiwang@163.com
点击展开全文
Copyright © 2002-2022 99女性网